傲若珊

【Ming&Kit】Mojito

*为🚗而生
*大概可能ooc





Kit医生又失恋了。

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剥夺了大部分的听觉,舞池里形形色色的人们随着节奏恣意地扭动着身躯,空气中弥漫着香水夹杂着酒精浑浊而充满欲望的气味。


Kit一个人坐在吧台前,辛辣的高纯度鸡尾酒直直地滚入喉咙,空酒杯随着持杯的手垂下磕在玻璃柜上,嗒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声响,继而淹没在周围嘈杂的环境中变得几不可闻。

刚刚谈了三个月的女朋友觉得跟Kit在一起就像过家家,两个人的关系止步于约会和交换礼物,连牵手都没有过,更不要说接吻和什么更深入的交流了。


Kit很嫌弃自己,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,谈个恋爱都不会,难道真的要单身一辈子?Kit可不想天天跟自己的右手过……


但是三分之一的人生都这样过来了啊!

Kit医生更郁闷了。

Kit正侧着脑袋趴在吧台上发霉,忽然一个男人走进了他的视线,在Kit身旁的位置坐下。


“一杯莫吉托。”


Kit撑起头打量面前的男人,偏分的刘海正好露出额头,眼睛好像深邃的夜空撒着细碎的星光,五官的比例恰到好处,Kit越看越觉得单就这张脸来说实在无可挑剔,又在记忆中隐隐约约找到了一丝熟悉感。

“学长一个人在这喝酒吗?”


“你认识我?”Kit惊讶于“学长”这个称谓,他已经从医学院毕业好几年了,工作之后就几乎没有再听到过这样的称呼了。不过以前还在学校里的时候,好像倒是有人喊过他学长。

“嗷?Kit学长已经不记得我了吗?”


Kit盯着男人交叠在吧台上绝对称得上好看的双手,目光转而向上是手腕上方露出的一截白皙的皮肤,精致的袖扣,手肘处分明的线条,修长的身材配上黑色的衬衫显得有些禁欲,而领口处的两颗扣子却是解开的,似有似无地带着些诱惑。
 

Kit的目光最终还是停留在这张脸上。

“你是……Ming?”


Ming Kwan,比Kit小一届的校之月,颜值高是大家公认的,但他在Kit心里的定义就是一个花花公子,因为据说在高中的时候就有过十几个女朋友。


Kit想起来了,在大二的时候自己似乎还有一段时间被他追求过。
 

但不知道是因为Kit的酒量实在太差,还是因为这段岁月已经太过遥远,有些记忆还是模糊了。

“嗯,所以学长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了吗?”


“没有……”Kit的声音有些软软的,平时的Kit医生可不是这样的,他晃了晃脑袋,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。


“如果学长心里有什么的话,也可以告诉我呐。”Ming眨了眨眼。

Kit盯着Ming的眼睛,感觉自己的视线连同周围的一切都要被它吸引进去了,连发出的声音在不知不觉都被他蛊惑,不经思考就将自己的内心倾诉。


“我没有喜欢的人,也没有人喜欢我……”Kit的声音越来越轻,带着酒后醺然慵懒的尾音。


Ming好像轻轻笑了一声,“怎么可能,学长是这样优秀的人……”

“我喜欢Kit学长,学长是我心中最优秀的人,所以,学长愿意跟我在一起吗?”

Kit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样拒绝的,只记得被留在原地的Ming,和丢在垃圾桶里的玫瑰花。


拒绝一个校之月的表白,应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吧。可是Kit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而且这个男人还是比自己小一届的学弟。


后来Kit就删光了Ming的联系方式,并把这段自以为不堪回首的往事丢进了记忆的角落。

“……怎么会没有人喜欢?”


Ming的笑意很深,这样的笑要是放在Kit脸上,一定会映出大大的酒窝。可是隐藏在笑意背后眉眼之中难以察觉的细小地方,还带着一丝落寞。

Kit看着眼前的Ming,碎片式的记忆不断翻涌上来,Kit感觉到自己心底的某一处正在悄悄地被篡改。


Kit啊Kit,为什么你一直恋爱失败,难道你还没有看清自己吗?

Kit忽然撑起身子,凑到Ming的面前。


“那你呢……你,你还有喜欢的人吗?”好像是想迫不及待地打断Ming的话,又好像是想寻找或是印证些什么。


然而在酒精的作用下,Kit忽然手臂一软,直直地倒向了Ming的方向,紧接着被眼前的人紧紧地抓住。

“有啊,学长……”


“我喜欢的人就在我面前啊。”

靠在Ming怀里的时候,Kit竟然有一刹那在想,如果这是梦,那还是不要让他醒来的好。
  

……

https://shimo.im/docs/Rq9gY0tqvuszC7u9
 
……



Kit从酒店的床上醒过来,如果不是身后因为牵扯到而引起的疼痛愈发剧烈,Kit会以为昨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
自己竟然跟曾经被追求过的学弟419了,而且觉得很满足??


Kit懊恼地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脸,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啊,简直没脸见人了。


酒精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呐......

躺尸了好一会儿,Kit才决定爬起来,除了肌肉的酸软,身上其他的地方都是清爽的,想想也知道是有人做过了仔细的清理。


Kit勉强起身下床,却看到餐桌上已经准备了简单的早餐,餐盘下还压着一张纸条。


“学长要吃点东西再走哦,还有我的电话已经存在学长的通讯录里了。”后面还跟着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Kit失笑,却又不经意想到昨夜发生在床上的那些事,脸颊不由自主地被染得通红。


Kit在床头柜上发现了手机,果然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备注为“Ming[爱心]”的联系人。

Kit给Ming编辑了一条短信,撑着头对着手机屏幕,又删删补补纠结了半晌,最终还是认命似的遵从内心点了“发送”,然后把手机扔回床上,把自己红透了的脸也埋进柔软的被子里。


 

 
 
—第一次开车,欢迎斧正💕
—被椰奶甜甜甜到了

【Ming&Kit】冻顶乌龙

*短篇 一发完
*真的是甜文





“我们还是先分开一段时间吧。”

Kit闻言忽然睁大了眼睛,怔了好一会儿,然后低下头,手指却已经纠缠到一起不知道要怎样放才好。Kit强忍着不让内心的委屈流露,继而低低地唤了一声,“Ming……”

“我不在的时候,小学长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哦。”

明明还是同样温柔的语气,明明还是叫着自己讨厌的昵称。

 
“Kit~Kit~Kitkat~”

“都说了要好好叫学长啦!”

“可是Ming和小学长是情侣呐,为什么不能叫学长的名字呢?”

 
Ming的声音和过去的场景突兀地闯入了Kit的脑海。过去他总喜欢固执地坚持自己学长的身份,不肯让Ming占到一点点便宜。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,还是纵容了某人一声声甜甜腻腻的Kitkat。

 
Kit看着Ming转过身去整理行李箱,将衣柜里原本两人挂在一起的衣服一件件取下,叠整齐后收拾进箱子。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开口挽留一次,但他的内心其实是不想让Ming走的吧。

Kit撇过头,就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相框里两人的合影。

 
那是好几年前,在Ming的毕业典礼之后的派对上,被同学灌了数不清的酒半醉半醒中的Ming拉着Kit到处跑,逢人就介绍说这是他家的小学长,他家的Kitkat。以至于后来基本上整个学校都知道了那一届的校之月,有一个有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的可爱男朋友。

 
“来来来,Ming,Kit,看这边!”

Ming弯下腰,勾住Kit的肩,毛茸茸的头发蹭在Kit的耳边,一单一双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,而Kit则是气鼓鼓的看着Ming,两颊的酒窝若隐若现。

咔嚓一声,将这一幕定格直至永远。


这个家伙,为什么连喝醉了都还是这样好看呐。

Kit这样想着,心里却难过得更加厉害。


旁边的Ming拿起了架子上的一只粘土人偶,回头看向Kit,小心翼翼地问到,“这个,我可以带走吗?”


那其实是一对粘土人偶,是在Kit接受Ming表白的五周年纪念日上,Ming专门去找人照着他们的样子定制的Q版人偶,小小的圆圆的Ming和k Kit站在一起,两个人甜蜜的神态被传神地刻画出来。任谁看到这一对人偶,也都会认为他们是一对情侣吧。


但是现在,只剩下其中一只孤零零的立在那里,另一只拿在Ming的手上。

“我怕我还是会忍不住不去想Kit呐。”Ming的话好像一声低低的叹息。

雨季还没有到,可是Kit觉得自己心里已经开始下雨了。


Kit突然走上前,从背后用力地抱住Ming。

“Ming……你不要走好不好……”


Ming的动作顿了一下,轻轻从Kit的怀抱里转过身,“可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”

是啊,两个人都已经商量好的事,自己再做什么还有意义吗?

Kit缓缓地放开了Ming,双手从身侧垂下,Ming蹲下身把粘土人偶放进箱子,又合上了拉杆箱。


等到Ming再次站起来的时候,却听到身后传来Kit的声音。

“我们来做吧……”


Kit的心里已经是一片泥泞,如果是这样都不可以挽留Ming的话,那就当作是最后的温存也好。

Ming的心跳开始一下一下地加速,他的Kitkat从前也没有这样主动过,即使是最后终于让他同意了,也只是在一两次之后就说什么都不肯再做下去了。

但是现在,已经不行了呢。


Ming做了一个深呼吸,努力压抑住内心的冲动,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平静一些,“还是不要了吧,Kit明天不是还有工作?”


是啊,明天就是宋干节假期了呢,可是Kit医生的工作偏偏排在了假期第一天,而Ming刚刚结束了一个大工程,加之好久没有回过家了,这次是早就说好了要回去的。Kit觉得结束了工作再过去,要让Ming来来回回接他太过麻烦,两个人的假期都泡在了路上,于是就决定今年不和Ming一起回家了。


看着Kit越垂越低的头,Ming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走到Kit面前,把自己的男朋友揽进怀里。

“Ming只是回去三天而已,Kit想我了的话就打电话,等我回来再好好补偿好不好?”

Kit的脸已经红得发烫了,却还是把人推开,“不要就算了……”

Ming摇摇头,想着这辈子大概是要被他的Kitkat吃定了,然后将眼前的人用力扑倒在床上……







—宋干节快乐
—初次尝试 求轻拍